水浒文化    
 

水浒传说

文章更新:2015-01-13 16:54:36

水浒传说1:

卢俊义三破东昌府

樊兆阳

 

 

咱讲个玉麒麟卢俊义打东昌的故事,《水浒传》上虽有,却与此大相径庭。

由于梁山义军越聚越多,山上粮草有些紧张。官军要来围剿,粮草不足怎么能行!宋江、卢俊义、吴用和公孙胜等商议,需到水泊周围各州府县筹借粮草。派众家头领前往,一周后多数借到了粮草,只有东昌和东平府不光不借,反而将派去的皇甫端、宋清关押起来;同时还下来战书,扬言要踏平梁山泊,活捉宋江、卢俊义及众“贼寇”到东京领赏。宋江、卢俊义和众好汉怎受得如此奇耻大辱,能不气恼?召集众好汉议定此事。李逵一听跳将起来:“将他娘的东昌、东平踏平,将狗官剁了他娘的喂湖里王八!”众好汉一个个叫将起来:“我愿前往!”“活捉贼狗官!”像滚油锅里撒上一把盐似的,炸开了锅。当即议定:由宋江率领两万义军,卢俊义率领三万人马前去攻打。吴用协助宋江如何打下的东平,咱不表,单说公孙胜协助卢俊义如何攻破东昌府的故事。

当时的东昌府,是北宋的重要城镇,它不但是北京的南大门,也是东京汴梁的北大门户。卢俊义率义军急速向东昌进发,将东昌城四面包围;并严禁东昌府人外出,凡从东昌出来的人等,一律扣押。

城里得知义军已将城四面包围,官兵们像热锅上的蚂蚁,急得团团转。东昌太守高飞熊是高俅的侄儿,依仗叔父高俅的权势,在东昌府无恶不作,横行霸道。他见义军来势凶猛,一时也吓得慌了神儿,急忙派心腹到东京送信,让叔父增援。同时又立即亮队迎战义军,派出三员战将,向立足未稳的义军突然袭击。

卢俊义早有准备,他亲自出战,接连将高飞熊的三员战将挑于马下。高飞熊在城头观战,一看三将战死,不敢出战,只得死守。高飞熊再望城外义军,铺天盖地,一杆杆义旗随风飘摆,如同五彩海浪;明晃晃的枪刀剑戟上下舞动,好似金龙翻滚;呼喊声传到城内:“打破东昌城,活捉高飞熊,为民除害,义军替天行道,保护百姓。”高飞熊听此喊声,如同万箭穿心,一时吓得直冒冷汗。再细细观瞧,义军军纪严明,城外的庄稼一棵也无伤损。他心惊肉跳,边看边想鬼点子,突然计上心来,点点头:你们不伤害百姓,替天行道,只有用此计暂时对付“贼军”了。

他回到府衙,立即传令,手下人速速行动。不一会儿,东昌城内像开了锅,有哭的,有叫的,有骂的;鸡也飞,狗也叫,乱作一团。咋回事?原来高飞熊派官兵把城里的穷苦百姓不论男女老少,都赶上城墙。城外卢俊义率领的义军正准备攻城,一见城墙上都是穷苦百姓和市民,一个个穿得破破烂烂,瘦得好似冬天的枯树枝条,小孩吓得搂着娘哇哇地直哭。义军怎能伤害黎民百姓呢!张开的弓松了,举起的武器放下了,有的还落了泪。义军一些头领,见此急忙向卢俊义禀报。卢俊义听后,向城头观望,怒道:“高飞熊贼子,坏点子真多,知我义军替天行道,除恶扬善,杀富济贫,用此法防我军攻城。”说后传令:“向后退兵二十里,扎寨另谋攻城之计,严防贼子向东京求救兵。”第一次攻城虽杀了高飞熊三员战将,但未能攻破城池。

高飞熊见卢俊义退兵,高兴得嘴咧眉扬,一计又上心头。一面派快马向东京报信求救,又把城里大小官员、富商大户召到府衙,对他们言道:“昨夜我做了一梦,梦见关二爷前来助战。骑着赤兔马,手持青龙偃月刀,寒光闪闪,杀得卢俊义等梁山众贼寇抱头鼠窜。寇兵人头好似西瓜般在地上乱滚,吓得他们退兵二十里。只听关二爷喊道:‘若再犯东昌府,让你们尸横郊野,血流成河。’关二爷显灵了!咱要用关二爷保护城池。你们都要给他老人家集金银塑金身,不要塑大的,塑得越多越好,让关二爷站立城头,看贼兵还敢来犯?还有,咱们东昌天时地利人和,东、北、西三面环水,城固又有关二爷保护,贼兵不会攻破城池。等东京援军到来,内外夹攻,捉住贼首,踏平水泊梁山,到那时咱们都是国家功臣了。对那些百姓,若有出城报信者,见一个杀一个,若有支持贼寇者,立即正法。”

大小官员、富商大户听此,信以为真,纷纷争相给关二爷塑金身,城内好不热闹。

卢俊义为了城内百姓,暂退兵二十里,想计策再做攻城准备。说来也巧,当夜天降大雾。卢俊义和公孙胜一合计,计谋就来了。精选了二百名身强力壮义卒,腰挂短刀,扛着铁锨铁镐,搭浮桥越过护城河,悄悄乘雾到南城墙下挖洞。不到两个时辰,深洞挖好,放进火药,立即点火,只听惊天动地一声巨响,轰塌一段城墙。刚要攻城,被守军发现,箭如雨点,死伤数十名义军,只得退兵。二次攻城未能成功。

卢俊义传令,做好一切准备,明天再攻城。天明一看,不由都大吃一惊,塌陷的城墙豁口不见了,变成了完好的城墙。其他头领向卢俊义禀报,卢俊义不信,亲自前往观看,因天起大雾,他看到已塌的城豁确实已修好。卢俊义也发了愁,如若强攻损失太大,不光义军伤亡,百姓也要受到伤害。卢俊义一时没有了主张。

城墙为何能修得这么快呢?稍后便知。时间不长,又一将领进帐禀报:“城墙上到处站立着关二爷塑像,有的还骑着马手持青龙偃月刀。”卢俊义听报,骂道:“高飞熊贼子,前天用百姓护城,今日又用关二爷护城,毒计!毒计!”于是,卢俊义召集众家头领,商定如何破城之策。

高飞熊见义军退兵,知用关二爷护城之计得逞,十分高兴,但又一想,若被义军识破,定不会久长。便连忙把大小官员召到府衙商议长期守城的事儿。他手下一将官说:“高大人,如今城已被贼寇四面包围多日,这样长期下去,怕城内百姓有变。粮草难撑长久,人心不稳怎么办?”

高飞熊眼珠儿转了几转,又有了鬼主意:“我们有上天保佑,昨晚我又做了个梦,关二爷他老人家说:‘有我在城墙观敌阵,寇贼绝不能近前。周仓、关平值勤,我的衣食还需再派丫环照管’。现在很明白,关二爷需要一个十八九岁的黄花闺女伺候,方可专心护城。还要速速将城豁垒好。”

为何高飞熊要这么说呢?原来高飞熊和其子高豹在东昌府恶贯满盈,横行霸道,欺男霸女,无恶不作,无人敢问。有一次,高豹到城东门里闲逛,突然见到了王老汉十八岁的宝贝闺女王艳香。王艳香长得如花似玉,人称貂蝉转世,西施再生。他淫欲顿生,非要娶她为第七妾不行。王艳香自幼性格刚烈,怎受得这般奇耻大辱,把高豹臭骂一顿。高豹恼羞成怒:“东昌府谁敢不听我的?小贱人,我让你当妾是看得起你,不从你只有死路一条!”王艳香怒道:“你家男盗女娼,我们百姓要食尔肉,挖尔心!”挥刀劈去。高豹未有随从在身边,就边退边指着王艳香喊道:“你等着瞧!”怒冲冲离去。高豹找到他爹高飞熊,添油加醋:“孩儿在东门里私查,有一王老汉,她有个姑娘背后骂你和关二爷。孩儿追问,他声言说水泊梁山贼军一到,要把咱父子剁成肉酱,扔到护城河里喂王八。”

高飞熊此时想到这件事,才有了这诡计:“拿他开刀,看看穷小子们谁还敢反抗,谁还敢背后骂我们?”

第二天一大早,一阵锣响后,王艳香被堵住嘴,绑在关帝庙外。高飞熊趾高气扬,当众宣判:“王艳香辱骂关二爷,若不将她处死,关二爷就不再保护我们。”说完乱刀将王艳香劈死。王老汉见闺女死得惨,心如刀绞,他的老伴一口气没上来,当即吐血而亡。在场的人们,有的怒火填胸,有的热泪长流。好像云也在流泪,风也在哭一般。王老汉偷偷逃出城来。

再说卢俊义和公孙胜为了得知城内实情,化装成商人模样,到百姓中查访。他们在城外大道上行走着,远远看去,城墙上确实站立着许许多多关二爷像。卢俊义对公孙胜道:“高飞熊贼子十分奸诈,前次用百姓护城,这回又利用人们敬关二爷心理护城。我们要强攻,就要伤关二爷神像,岂不是把我们置于不仁不义之地!”他们谈着走着,王老汉逃出城正巧碰到他们。见王老汉泪流满面,卢俊义问:“老哥,为何啼哭?”王老汉说:“唉,无法活了!”

卢俊义又问:“还有过不去的火焰山?有何难处给我说说,或许能帮你。常言说:只有被人杀死,焉能自杀?人有仇要报,只要活着才能熬到!”

王老汉说:“我的仇深如海,给你说也无用。听说梁山义军头领卢俊义能替天行道,他正急着攻打东昌,为民除害。我逃出来就是为了见到他,不见到他,谁问我也不能说。”

卢俊义说:“你对我说,也就算对卢俊义说了,卢俊义要办的事,我就能办!也定会给你报仇!”

王老汉上下打量卢俊义,见他身材魁伟,相貌堂堂,一表人才,问道:“这么说,你就是卢俊义啦?”卢俊义点点头。公孙胜说:“我是公孙胜,他就是卢头领。”王老汉一听说面前这位就是卢俊义,双膝跪地:“你可要给我女儿报仇啊!”说后泪如泉涌,便将女儿如何惨死一事诉说一遍。卢俊义和公孙胜听罢王老汉的诉说,也都落下泪来。

公孙胜说:“老哥,高飞熊手下能人可真不少,我们头天夜里用两个时辰把南城墙轰了个大豁子,不到天明他们就补上修好了。”

王老汉说:“狗屁!哪是修的?是让画匠画的啊!直到如今,城墙才算真的补好了。”

卢俊义骂道:“好个贼子,同他叔父高俅完全是一丘之貉!真是一锨挖出两个老鳖——一块土上的货!”

公孙胜说:“多行不义必自毙,善恶到头终有报。我们义军得知城内真情,这就可以攻城了。”

卢俊义又问:“老哥,我们一定要攻破东昌城,活捉高飞熊,给你和穷苦百姓报仇雪恨!你看东昌城如何攻打才能破得快?”王老汉说:“我自幼生长在东昌城,高飞熊贼子依仗三面环水的地势,有恃无恐。他严防南面,而对靠水处防得不严,要从环水方向攻城,硬攻不行啊!知府衙门就建在越城河上,你们可以利用水呀!”卢俊义当即让公孙胜拿出东昌地图,仔细查看。府衙下济民河水通过越城河往西流。看后卢俊义点头说:“有了。”遂带王老汉回了大营。

卢俊义和公孙胜连夜召集各路攻城头领,商议攻城的办法。卢俊义按照公孙胜的攻城部署,在西城外堵住越城河口,东城外济民河两岸加高。这样,水越聚越深,只三个时辰,到了半夜将高飞熊的府衙泡了起来。义军在南面只有一护城河之隔的地方,擂鼓呐喊:“攻破东昌城,活捉高飞熊,百姓才安宁!”声如雷鸣,吓得高飞熊面如涂蜡,心惊胆颤,急忙调精兵守护南城。他万万没有料到,他往南城调兵,而早已埋伏在其他三面的数千名义军,乘夜色坐船悄悄登上了东、北、西三面城墙。高飞熊准备备马逃出城外,他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,喊他的近卫,喊了数声也无人答应。他高喊:“天灭我也,我的救兵为何不来呢?”只听见喊杀声越来越高,高飞熊投井而死;其子高豹被王老汉带领义军抓住,被城内百姓乱棍打死,又被王老汉剁了数刀。义军打开大牢放出皇甫端。

救兵为何不来呢?前边已讲,卢俊义率义军突然围城,便传令凡从东昌跑出的人等,一律关押起来。高飞熊派往各府及东京下书求救的官兵,一个个都被捉住关押起来了。直到东昌城被攻破,东京还不知晓哩。

义军攻破东昌府,对城内秋毫无犯,张贴安民告示,开仓放粮,将府库银两装车运往水泊梁山。粮食一半救民,一半运往梁山。东昌城内百姓,个个笑逐颜开,人们编了个顺口溜赞道:

东昌来了高飞熊,刮地三尺鬼高兴;

它们逃离阴曹府,百姓跳进苦海中;

今日打破东昌府,黎民大众乐盈盈。

从此卢俊义《三破东昌府》的故事也就在民间传遍了。

讲述人:王茂君

流传地区:聊城、东阿、东平、梁山一带

水浒传说2:

武松烧锅

◆高建军

武松家境贫寒,父母早早就过世了,靠哥哥租种二亩薄地,兄弟俩吃了上顿没下顿。

这年,庄稼失收,东家又来逼租,哥哥和他们顶了几句,被家丁打倒在地。武松性子烈,上去和他们拼命,被打得鼻青脸肿。武松决心外出学艺,学好武艺,杀尽天下恶人。他听人说河南少林寺和尚武功天下无敌,就千里迢迢奔了少林寺。

来到少林寺,老和尚问他为啥学武艺。武松把自己的想法说出。老和尚收下了他,说:“伙房正少个人,去烧锅吧。”武松虽不高兴,可又不能不听师傅的话。

武松从小也没少帮哥哥烧了锅,以为这还不简单吗。谁知,这少林寺里烧锅特别,老和尚吩咐要先烧苇子,还得一根根用手捏劈。好家伙,寺里和尚多,一顿饭下来就烧一大捆。武松起初捏几根还不算啥,可做一顿饭捏那么多,手可受不了了。一天做三顿,把手指都捏肿了。武松疼得直落泪,可老和尚还是—个劲地叫他捏。武松想走,可为了学到武艺,只得咬牙坚持。

两个月过去了,那一把把苇子捏得啪啪响,手指也不疼了。谁知老和尚又让他捏竹竿,武松来气了,这不是活活拿捏人吗?苇子还好说,竹竿比骨头还硬。一天下来,手指肿得像棒槌,鲜血直流。十指连心呀,疼得武松饭也吃不下,觉也睡不着。可是为了学艺,武松又忍下了。他赌着口气一天到晚捏,也让老和尚看看俺武松不是草包。世上无难事,只怕志不坚。几个月过去了,捏竹竿就和捏苇子一样了。

武松进少林寺快一年了,这天老和尚叫来武松说话:“武松,你来的日子不短了,下山去看看哥哥吧!”武松拜别老师下山。

武松来到家乡,已到了年关。正好恶霸又领着家丁来要账。真是“富人过年,穷人过关”。哥哥苦苦哀求,恶霸一挥手,几个家丁上去就捆哥哥。武松那个火暴性子,可吃不了这口气,上前去抓家丁的手,那个家丁“娘唉”一声倒在地上,手脖子被武松捏断了。恶霸带众家丁一齐围上,武松伸出双手,抓一个倒一个,最后抓住恶霸的脚脖子,只稍微一用劲,脚脖子断了。兄弟俩见闯了大祸,知道官家不会算完,就急急逃离家乡,哥哥在阳谷县落脚,武松又回少林寺学艺。

武松这才知道老和尚让他烧锅的用意。回山后,又苦学八年,练得打遍天下无敌手,也才有了日后的景阳冈打虎的后话。

水浒传说3:

有勇有义扈三娘 

◆张玉生

北宋末年,郓城西北三十里有一村庄名叫扈家庄,庄主扈太公有一女儿名叫扈三娘。这三娘聪明伶俐,从小喜爱舞刀弄枪,六七岁便拜师习武,十四五岁时已练得一身好武艺。看着三娘长大成人,求婚的人接二连三上了门。三娘厌恶那些纨绔子弟,决心找一个心地善良的侠义男子。可太公却另有打算,在这乱世之秋,要保自家平安无事,就必须找一个靠山,没有权势的,太公当然不愿意。前些日子,东边的祝家庄庄主祝朝奉派人前来为三儿子祝彪求婚。扈家庄、祝家庄以及李家庄三村早己结盟,若不应允,面子上过不去。再说,扈太公知道祝家人多势大,祝龙、祝虎、祝彪兄弟三人,人人武艺超群,个个能征善战,人称“祝氏三杰”。于是便应下了这门亲事,并约定近月订婚。扈三娘听说祝家名声不好,对这门亲事甚是不满,就多了一个心眼,她要亲自见见祝家公子,便推说道士曾与她占卜,说赢得她双刀者方能求婚,所以必须当面与祝家公子比武艺。她想,祝彪绝不是自己的对手。

这天,三娘早晨起来,刚梳洗完毕,家人忽然来报,说是有位姑娘要见。片刻,一个端庄秀丽的姑娘进屋。她朝三娘深施一礼,说道:“妹妹迎春拜见姐姐。”三娘见是熟人,忙道:“妹妹,快快请坐。”这迎春是祝朝奉佃户的女儿。有一年发大水,庄稼颗粒无收。因交不上租子,祝家便抢走迎春顶债。恰巧三娘这天去赶祝家庄庙会,在街上见有人强抢民女,便拦下问了个究竟。三娘可怜这个农家姑娘,掏出随身所带银两,替迎春家还了债。迎春千恩万谢,从此她们便以姐妹相称。

迎春一落座,三娘就问:“妹妹大清早来此,有何贵干?”迎春道:“听说姐姐要与祝家三少爷订婚,这可万万使不得。这祝家为非作歹,无恶不作,并与梁山泊义军为敌,扬言要踏平梁山,活捉晁盖与宋江。你嫁给他,不是助纣为虐吗?”三娘闻听,为之一愣。祝家为非作歹,她早有耳闻。梁山好汉替天行道,杀富济贫,她也早就听说。可祝家要与梁山为敌,她却不曾知晓。于是说:“妹妹莫慌,慢慢说来。”

迎春把自己知道的一一说与三娘。言谈之间,忽然丫鬟来报,说是祝家公子来到,太公命小姐过去。

父命难违,三娘只好前去。迎春担心三娘这一步棋走错,万分着急,可又束手无策,她坐立不安,只好耐着性子等三娘回来。约莫一个时辰,一个丫鬟来请:说是小姐要她过去。迎春一进门,只见太公、三娘正与祝彪言谈。祝彪见迎春到来,慌忙站起,笑脸相迎:“刚才三娘对俺说明了利害,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,俺已明白过来。你深明大义给俺祝家指出了一条光明大道,俺感恩不尽,从今以后,俺祝家决不再与梁山义军为敌。”迎春冷笑道:“若真是如此,那就谢天谢地了。”三娘见迎春还不相信,便说道:“祝公子刚才已经言明,回去立即修书一封,与梁山义军赔罪认错。但愿双方都信守诺言,若有违反,天理不容!”

送走祝家公子,迎春也要告辞。三娘拉住迎春的手说道:“妹妹,回去之后,祝家若是有半点为难你处,便来告诉俺。姐姐一定与你做主。”迎春笑道:“既然敢做,也就敢当。为了姐姐,我什么也不怕!”言罢,姐妹二人洒泪而别。

当天晚上,三娘刚刚睡下。丫鬟慌慌张张敲门进来,说道:“小姐,大事不好。刚才祝家来人说,祝家三公子回去突然得病,生命垂危,要小姐立即前去冲喜。太公已经答应,叫你赶快准备。”三娘闻听,顿吃一惊,慌忙梳洗打扮。可转念一想,白天还好好的,夜里怎么突然病了呢?这时哥哥扈成也满腹狐疑地进了屋,向三娘说道:“妹妹,此事不可轻信,祝家向来心狠手毒,诡计多端,今日也难说无诈。刚才我在墙上遥望祝家庄方向,隐约听到村上鸡鸣狗叫,像是有队伍在行动。”三娘一听,怒气上升,连忙把祝家来人唤出,软硬兼施令其道出了实情。原来祝家见扈家倒向梁山一边,便以娶亲冲喜为名,欲乘扈家不备,一举将其除掉。扈氏兄妹忙将事情说与太公,太公道:“事已至此,怕也无用。只好拼个鱼死网破。”便吩咐下去,紧闭庄门,严加防守,择机而行。

扈家兄妹将人马分拨已定,便披甲戴盔,上了寨墙。这时祝家人马已经来到。祝龙高声喊道:“扈家人听着,我们是祝家庄人,奉祝太公之命,前来迎娶三娘冲喜,快打开庄门,放下吊桥,让我们进去!”三娘怒道:“你们想乘娶亲之名,灭我扈家庄,姑奶奶不上你们的当!”祝虎见计谋己被识破,便叫道:“三娘,你若是开门随我们而去,还算俺祝家的人,我们决不动扈家一草一木;若是不听劝告,我们打进去,就杀个鸡犬不留。”三娘大怒,大喊一声:“打!”檑木滚石,纷纷落下。祝家人马见扈家早有准备,只好退下。这时火光处又闪出祝彪,高声喊道:“三娘,你不要逞强,你看这里是谁。”只见迎春被五花大绑,浑身是血。三娘一见泪如泉涌,高声喊道:“妹妹,是我害了你!”祝彪说道:“三娘,迎春就是你私通梁山的证人。你逃过今夜,跑不了明天!”扈成一听,连忙与三娘商议道:“他祝家人多势大,兵多将广。再说,祝家天明如若报了官,我们更不是敌手。妹妹你看咋办呢?”三娘思考片刻,说道:“救出迎春妹妹,杀条血路,投奔梁山。”扈成忙说:“若是如此,最好兵分两路。”三娘说:“好,我先出西门去救迎春,然后你保护全家乘机杀出东门。”安排已定,兄妹二人便匆匆各行其事。

三娘来至西门,令人把门打开,放下吊桥。随着一阵呐碱,扈家的人马如出水的蛟龙,直向祝家的人马扑去。三娘手舞双刀,冲杀在前。冲杀一阵,迎头遇上祝彪押着迎春。三娘挥舞双刀直取祝彪,祝彪本来就不是三娘的对手,加上理亏心虚,两人未战几个回合,就被三娘一刀劈下马来。祝家人见祝彪战死,纷纷后撤。三娘下马割断迎春身上的绳子,扶她上马,朝梁山方向奔去。

后来,扈三娘成为梁山一百单八将中的一位著名女将,屡立战功。迎春则在梁山寨协助通臂猿侯健制造旌旗袍袄,替将士兵们缝补浆洗,为梁山农民起义军立下汗马功劳。

水浒传说4:

 “石帽子”张顺

◆佚    名

水泊梁山西北四十里的地方,有个叫梁岭的村子。早年间,村南大槐树下有个舂米的石臼子,上面坑坑洼洼的,伤痕斑斑。传说,这是梁山寨上的张顺戴过的“石帽子”。至今,梁岭村还流传着“石帽子张顺”的故事哩。

东京派兵来剿山,梁山寨上探来这个消息,就在芦苇荡里藏下快船,港汊里钉暗桩,山前山后堆满滚木擂石,单等官兵一到,杀他个人仰马翻。设防布兵已毕,吴用猛地想起一件事来,上个月攻打寿张县,得了两万斤粮食,因急着打东昌府,粮食藏在四十里外的黄土岭下不曾运回。这次官兵来犯,不知围困多久,若被他们得去,山寨上的军粮如何补充?吴用想想,决意去运回这批粮食。可眼下官兵的先头已闯进了水泊,明着去运,少不了一场厮杀,弄不好还会损失些粮食,须设下巧计,神不知鬼不觉地运回山来。吴用正在琐眉思计,张顺一步跨进了聚义厅。一见吴用焦躁,张顺忙问:“军师何事劳心,为何面露愁容?”

吴用说起黄土岭的粮食,张顺哈哈一笑,说:“这有何难!”吴用问他有何妙计,张顺如此这般一说,把吴用高兴得拍手称妙。

第二天一早,张顺划来一只快船,把石臼搬到船上,向送行的吴用说声“去了”,箭一般划了出去。

东京来剿山的官兵,这时已有半数进了水泊,分东西南北四路围来。北路的官兵远远见有船划来,立即一字摆开,准备拦截,张顺船快,不等官兵动手,小船已经从两只官船间的缝隙里挤了过去。官兵慌忙调转船头,一忽拉子在后边追赶。

张顺见官兵中了计,划过一片芦苇,向西去了。西路官兵乘着十几只大船,见北面驶来一只小船,急忙迎了上去。张顺腹背受敌,却毫不惊慌,信口喝道:

老爷生在九江口,吃不愁来穿不愁;

为杀赃官吃官司,逼上梁山报大仇。

西、北两路官后一听,知道那小船上的人是张顺,个个要建功领赏,追得越发紧了。有几个被银子迷了心窍的兵士,跳下水去想活捉张顺,谁知张顺一桨一个,把他们统统打下水底,连个影也没露。折腾了半天,官兵见捉拿不住,便一齐用箭去射。张顺弯腰蹲在舱里,把大石臼子一顶,划着船在水面上转圈子。官兵的箭像飞蝗一般,射在张顺头顶的石臼上,嗖嗖作响,火星乱迸,留下一个个斑点。绕来转去,张顺的小船到了黄土岭北边,远远见岭上的信树倒了,张顺知道吴用派来的船运走了粮食,把小船猛力一划,靠在了黄土岭下。张顺顶着个石臼子,窜到岸上,向岭南跑去。追赶的官兵见了,也纷纷跳上岸,紧追不舍。

张顺来到藏粮的土洞前,见地上撒了些零星粮食,就用脚一蹴,盖了些土。看看追兵已近,把石臼朝高坡上一放,回到水边,一猛子扎进水里,潜回梁山寨去了。

官兵追到岭南,见坡上只有一个空空的石臼,土洞四外许多新鲜的脚印,却没有半个人影,知道中了计,真是又急又气,好一阵子骂爹叫娘。

从此,黄土岭成了梁山泊义军的一处粮站,岭子上踩出了直通寿张、阳谷的一条大路。慢慢的,几户村民搬来这里居住,几家生意人到这里开设店铺,黄土岭成了一个百八十户人家的村子。人们称这个村子叫“粮岭”,后来演变为“梁岭”了。时至今日,石帽子张顺大破敌兵的传说仍旧在这里广泛流传着。

 

关于我们  |  网站导航  |  网站简介  |  联系我们  |   设为首页  |  加为收藏

2006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 5.0以上版本  1024*768 像素的浏览器访问

版权所有: 郓城县情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