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今人物 >>  历史人物    
 

魏希徵

文章更新:2015-01-11 16:00:38

    魏希徵(1646-1715)字子相,号山翁。郓城县城关镇魏路口人。其家境贫困,但天资聪颖,幼年受到母亲和外祖父的教诲,学习勤奋。12岁入庠为生员,20岁中解元,30岁中进士,清康熙殿试二甲第一,选翰林院庶吉士,授编修,历侍讲、充东宫日讲官、顺天大主考。参加了《平定方略》、《明吏》等书的纂修。居官廉洁,两袖清风。

    生平事迹:康熙十五年,是大比之年,魏希徵三十岁,正在郓城南五十里的郭楼村教馆,他很想进京应试,但苦于没有盘缠钱。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,他徘徊在村东龙王庙前的池塘边,正唉声叹气时,忽然跑过来一个庄稼汉子,他说自己叫翟云汉,是郭楼附近一个小村的。当他闻听身边的魏希徵要进京赶考却没有盘缠,又见魏先生为人忠义,满腹文章,第二天一早,他便把自家的耕牛卖了,资助了魏希徵进京赶考。

  魏希徵进京应试,一举得中,被点了翰林。魏翰林任东宫侍讲时,所教的是皇子皇孙,后来的雍正皇帝胤祺也在内。他教学认真,一丝不苟。胤祺贪玩厌学,成绩不佳,一次魏翰林提问胤祺,胤祺回答不出,魏翰林毫不留情地罚了他站。逢巧康熙皇帝巡视东宫,见太子罚站,很不以为然,就说:“读书坐天下,不读书也坐天下,何必如此!”随即令胤祺坐下。魏翰林据理直言:“读书则为尧舜,不读书则为桀纣。”康熙听魏翰林言之有理,下令胤祺罚站,并和魏翰林攀谈起来,魏忘记了太子罚站的事,使胤祺站了一个早晨。胤祺恼怒,待康熙皇帝走后,在魏翰林门上贴了封条。魏翰林被封在室内,不敢出来,一连七天,差点被饿死。室内可吃的东西都吃了,据说还吃了花瓶中桃枝上的干巴小桃。幸亏同僚奏知康熙皇帝,才把魏翰林解救出来。

  魏希徵曾两任顺天大主考,可谓肥差。别说殿试选拔状元、榜眼、探花诸进士,就是县一级选个秀才,一些学监们大饱私囊,肥得流油。辛未年,魏翰林又任大主考,决赛既见分晓,一日,魏翰林下班回府,书童突然报说有人求见。问他什么人,书童说那人很横,声称不见翰林不告姓名。只见来人穿戴不商不文,看不出身份。施礼完毕,那人从怀中掏出一信封,神神秘秘地递过来。翰林打开一看,上写:如取镶黄旗人萨穆哈为头名状元,定赠银十万两。前无称呼,后无落款。翰林眉头紧皱,沉默不语。来人见状走近前说:萨穆哈是西宫娘娘的家侄。翰林闻言一笑:“既是皇亲国戚,何不去求皇上?”边说边将那张价值十万两白银的纸条丢进了废纸篓。来人脸色大变,想争辩几句,翰林却一甩袖走了。次日,魏翰林在琼林院南书房议定科举人员,力荐北京顺天府大兴人黄淑林为头名状元。殿试揭晓,布衣黄淑林高中。皇上把魏大主考叫到跟前,笑曰:十万雪花银,爱卿未动心,真乃不可思议。魏主考答道:臣为国选才,不为己谋财!

  相传,魏希徵卸任还乡时,皇上要送他许多金银财宝,骡马绸缎,魏翰林却一一谢绝,他说:皇上啊,我有窝窝吃着就知足了。

  现如今,老家魏路口村新建了魏氏祠堂,把先祖魏希徵的画像供奉起来,有先祖对联:“有猷有献有寿 ;多子多孙多男”。

传世文章:
窝窝赋

  美哉窝窝兮,本天地之所产,由人力之所造,列五谷之班次,毓二气之精奥,田舍翁之常食,穷秀才之嘉肴,与豆腐为同侣,共蒜酱而逍遥。米粥不如其实际,糊涂更让其坚牢,嗤包皮为假饰,与锅饼为同胞,类馍馍而无底,比烧饼而差高,相其形似将军之帽,观其色赛状元之袍。里二而外八兮,纤手成就,表实而中空兮,柔指均调。味当耐久,有终日之饱,每饭不离,无须臾之抛。富豪视尔为粗糟,吾辈看尔为旧交。孔子有之,不必束攸,颜回逢之何用箪瓢,於陵元尔三日不食,首阳元尔饿食菜苗。寒冬雪夜胜似羊羔美酒,价廉工省不用椒姜作料,但得与尔同味,愿与终身偕老。

范县黄侯祷雨诚感碑记

  壬戌夏五月,旱,冀、青、兖、豫四州之地亘数千里,弥望皆赤土。置火田间,苗尽燎。民思勺水,若甘露醍醐然。   三韩黄公宰于范,罹厥灾焉。蹙然曰:“苟无雨,何有岁?苟无岁,何有民?尚安用吏?吾其可以晏然坐食于斯上乎?”于是斋居露宿,自五月望肇事,日祝祷于城隍之宫。辰而出,午而入,徒跣赤日中,不息阴,不挥扇,不以病懈,不以公事辍。逮六月十三日,酷暑愈烈。公形色憔悴,士民泣涕顿首于前曰:“吾父母之为吾民者至矣,整形不忍吾父母之劳悴至此极也!”公不听,祷益虔。   复走妙应侯庙所。庙旧有黑龙潭,夙称灵异,距县治十五里而遥。途中烟尘如火,畦子役夫畏暍,不敢出。公以王孙少年,肌肤玉雪,赤足行沙砾焦土中,五步一拜。从者皆挥汗喘渴,不能语。公于道旁见草木姜黄,妇子疾苦状,辄哽塞泣数行下。至庙,则左右酌潭水以进。君念民饥渴,欷歔不能下咽者久之。   是日也,天高无云,长空皎然,公入庙焚青词,加所著贴体衣于其上而祝曰:“职今以衣代牲。不应,则以身代矣。”祷毕而出,则片云自头上起,中有黑龙夭矫行空,攫拿万状。顷之,肤寸达于千里,澍雨如注。邑之士绅以及农工商旅,戴白垂髫,观者如堵,莫不举手加额,踊跃欢呼,谓公之精意感神,故神之为灵昭昭如是也。   越明日,雨既沾是,万物皆素。一时骚雅之士作为喜雨诗以颂美之,远近父老称道其事,有流涕者。公曰:“是奚足哉!古人为政,至于却蝗、驱虎、返风诸神异事,犹且曰偶然耳。今之雨,诸郡邑皆有之,诸郡民牧岂无祷者?即吾邑,助吾祷请诸君子,宁遽乏人?而独归美于余,非所调用贪天之功以为己力哉?余何敢!”   郓城魏子闻而喟然叹曰:“谅哉天人相与之际,其不爽也。夫是岁祷雨而得雨者不止于范,即范之相从而祷者亦不止于公,乃范独信公之深,感公之切,颂公德一如其称神功者,则何也?传曰:‘天视自我民视,天听自我民听。’盖公之所以信于民与其格于神者,一而已矣一者何也?诚也。观于此,而可知天人相与之际矣。遂授笔而记之。公名秉忠,奉天之海州人,治范,多惠政,以现任,故不书。

 

关于我们  |  网站导航  |  网站简介  |  联系我们  |   设为首页  |  加为收藏

2006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 5.0以上版本  1024*768 像素的浏览器访问

版权所有: 郓城县情网